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 当前位置: 小说频道 » 另类其它 » 再不起来我就要掀毯子了


    中午,我妈妈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我外公打来的,说要我妈妈去他那
    一趟。因为我姐姐的爸爸是我妈妈家唯一的一个男的,所以我姐姐和我外公住在
    一起。放下电话之后,我妈妈就赶到我爷爷家去了。
    下午快到五、六点的时候,我妈妈回来了,并告诉我她和我爸爸明天要回我
    妈妈的老家去一趟,估计后天晚上才能回来,我小姨家的、大姨妈家的、舅舅家
    的包括我爷爷都要去。问我是要和他们一块去还是自己在家呆着。妈妈的老家我
    就只是小时候去过,所以现在那边也沒什么认识的人,所以当场就决定留在家。
    暑假嘛,大家都知道的,好多时间都是沒事做的,所以我那天晚上玩电脑玩
    到很晚才睡觉。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钟的时候,我妈敲了敲我的房门,我睡意朦的问道:「什
    么」我妈说:「现在九点了,我和你爸走的。」我还是晕乎乎的答道:「哦,
    知道了。」翻个身继续伟大的睡觉事业。
    这时又传了一阵敲门声,不过不是我的房门,似乎敲的是外面的防盗门。我
    妈连忙去开门,原来敲门的是我姐,看来我姐也沒打算和外公他们一起回老家。
    我姐问我妈:「我弟弟人呢」我妈无奈的告诉我姐:「还睡着呢,估计不
    到中午是不会醒的。」我姐说道:「哦,我不打算和妈妈还有爷爷去老家,所以
    我要找弟弟玩了。沒事,我等等他就行了。」我妈听到这就说道:「好吧,那就
    这样吧,我们走了。中午的时候记得叫他起床。」说完那就和我爸一起出去了。
    我姐见我还沒起床,就打开客厅的电视看了起来。到了十点钟了,电视似乎
    沒有什么我姐爱看的节目,我姐拿着遥控器换来换去就是不知道看什么节目好。
    觉得实在是无聊了之后,关掉电视,决定提前叫我起床。
    我姐敲了敲我的房门,里面沒有反应,于是拧了拧门把手,门就开了。我睡
    觉的时候喜欢把房门关着睡觉,但是因为我家就只有我的房间有个露天阳台,所
    以我妈如果早上洗了衣服,只有去我的房间的阳台上才能晒衣服,因此我的房门
    只是关了,并沒有锁。
    我姐走了进来,见我还在床上睡着,就走到床边轻轻的喊道:「弟弟……弟
    弟……起床了!」见我沒有反应,就又摇了摇我,见我仍旧沒什么反应就用力又
    摇了摇我。我睁开了眼睛,见是我姐,就不再理会,转了个身继续睡觉。
    这时,姐姐见我仍旧沒有起来的意思,就沒有耐心了,开始威胁我道:「弟
    弟!快起床,再不起床,小心我打你屁股的!」我可还是一点反应都沒有,于是
    我姐又说道:「快起来,你以为我不敢打吗再不起来,我真的打你屁股的。」
    并不断着摇着我的身体,可我仍旧一点反应都沒有。
    我姐见我仍旧沒有反应,就推我的背,试图把我推成了趴着的姿势,好打我
    屁股。可是推了半天,发现每次快推下去了,一松手,我又还原成侧卧的样子。
    试了几次,实在沒法就只好作罢。
    过了一会,我姐又威胁道:「快起来,再不起来我就要掀毯子了!」可我还
    是不理不睬。我姐气不打一处来,两手把我毯子一抓,就是一拉,就这样,我的
    毯子全到了我姐的手上。
    这时,我姐看着眼前的场景愣住了。因为我有裸睡的习惯,一般在自己家睡
    觉的话,是内裤都脱掉的,所以我姐掀开毯子之后,就看见我一丝不挂的背对着
    她,我的背、腰、屁股、大腿全被我姐看到了。
    我感觉身上的毯子沒有了,就翻了个身,平躺着继续睡觉。我这一平躺着,
    我姐就看到了我正在晨勃中的小弟弟。虽然我和我姐姐之前在露天跑道发生过关
    系,但是就那一次,之后就一直沒有赤裸相对过了。我姐的脸不一会就开始发烧
    了,连忙把毯子盖回到我的身上,然后坐在我的床边试图平復自己的心情。
    虽然我姐背对着我坐在我的床沿,可还是忍不住不断地回头看我。先是看着
    我的脸,发现我仍旧在熟睡当中,目光便慢慢地往下移动,然后看到了虽然被毯
    子盖着,但是仍旧在我的部看到非常明显的凸起,我姐又连忙转过头去。坐了一
    会,仍旧不时的回头看,突然她站了起来,似乎决定了什么似的,走出了我的房
    间。
    不一会,厨房就传来了水声。原来我姐狼狈地逃出了我的房间,是了洗脸降
    温啊!又过了一会,我姐回到了我的房间,慢慢地走到了我的床头前,双膝跪地
    看着我的脸,然后伸手在我的脸上轻轻地抚摸。我感觉到有人在摸我的脸,而且
    摸得我很舒服,于是我下意识地向我姐手的方向动了动脑袋。我姐见我有反应,
    就把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在我的头上轻轻地抚摸着。
    我在姐姐的抚摸下又渐渐地安静的睡着了。我姐端详着我的脸,然后慢慢地
    把头凑了过来,轻轻的在我脸上一吻,然后又继续跪在床头前看着我。我姐看了
    一会就忍不住往我小弟弟的方向看,隔着毯子看到我的小弟弟仍旧耸立在那,慢
    慢地由偷偷的看变成了默默注视。
    看了一会之后,姐姐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跪在地上一点点的向床尾移动。
    移到床尾之后,我姐把手伸进毯子,慢慢地向前探着,最后碰到了我的小弟弟。
    姐姐的手指在我的小弟弟上轻轻地摸着,然后握住我的小弟弟。
    这时我感觉到自己的下身被握住了,很温暖很舒服,舒服的哼了一声。我姐
    听到我出声,吓得手一动都不动。过了一会见我又沒反应了,便握住我的弟弟慢
    慢地上下套弄,我姐似乎感觉这样伸手够着有点难受,便脱下鞋子爬到了我的床
    上,继续套弄着我的小弟弟。
    摸着摸着,我姐就来感觉了,便用自己空馀的手隔着牛仔裤轻轻地按摩自己
    的阴部。我姐姐今天下身穿了条牛仔热裤,上身是一件红色的T恤。我姐揉了一
    会觉得隔着牛仔裤沒感觉,便拉开了牛仔裤前方的拉鍊,把手伸进牛仔热裤里隔
    着内裤继续抚弄自己的阴部。
    姐姐的套弄使我感觉很舒服,我在这种舒服的感觉中醒来。我慢慢睁开眼,
    清醒了过来,我清醒之后仍旧感觉下体传来个快感,便往下一看,只见我姐一只
    手伸进我的毯子里不断地上下套弄我的小弟弟,我又看看她另一只手,正伸到姐
    姐自己的裤子里抚摸着。
    我姐忘情其中,似乎很投入,完全沒有发现我醒了。我就这么盯着我姐,我
    的小弟弟变得比刚才更硬了,可是我姐沈醉其中,完全沒有注意到。
    这时我坐了起来,我姐见我的身体动了,忙向我的头这边看来,就看见我坐
    了起来,我的目光注视着她。我姐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知道我看的哪,低下了
    头细若蚊声的说:「我之前叫你半天不起床,后来掀你毯子发现你沒穿衣服……
    我……」
    我沒等我姐说完,一把将我姐搂在怀里,然后翻身把我姐压在身下调戏道:
    「姐,沒想到你这么色啊,大白天的就在我身上乱摸,一边摸还一边自慰。摸得
    很舒服吧」
    我姐满脸通红,被我压在身下,看着我的眼睛,沒有说一句话,我姐的手也
    忘了从自己的裤子抽出来。我继续调戏道:「很舒服吧要不要我来帮你」便
    将手伸进了姐姐的内裤里。我姐感觉到我把手伸进她的内裤,连忙想把我的手拉
    出来,不过也就象徵性的拉了两下就松手了。
    我一只手轻轻地玩弄着姐姐阴部,另一只手环住姐姐的肩膀,整个身体压了
    下去。嘴巴直接亲吻在姐姐的嘴巴上,并试图用舌头撬开姐姐的牙齿,我姐象徵
    性的抵抗了一下,我的舌头就顺利地伸到了姐姐的嘴里。姐姐因为阴部被我玩弄
    得受不了了,一把抱住我,舌头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舌吻了一会,我擡起头看了看姐姐,姐姐也看了看我,然后抱住我的头,再
    次深深的吻了下去。
    吻了几分钟之后,我凑到姐姐耳朵跟前说道:「姐,想要么」我姐轻轻的
    点了点头。我慢慢地直起了身子,坐了起来,然后擡起了姐姐的腿,一点点地褪
    下了姐姐的牛仔热裤。
    姐姐今天的内裤是可爱风格的,白色的内裤,粉红色的边边,内裤上有些红
    色的小花。姐姐的内裤已经湿了,我摸了摸湿掉的地方对姐姐调戏道:「姐,都
    湿了也,好多水啊!」我姐红着脸道:「臭弟弟,不要说了,很羞人的。」说着
    还装作要用脚蹬我。
    我一把抱住姐姐的腿,勐地扯下了她的内裤,就这样,姐姐的下体就这样完
    完全全的暴露在了我的面前。我撑开姐姐的双腿,仔细的注视了一会姐姐已经爱
    液泛漤的阴部。姐姐似乎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轻轻地叫着:「弟弟,弟弟,別
    看了,我难受,快点……」
    我知道姐姐已经受不了了,马上压在姐姐的身上,头不断地在姐姐的胸部乱
    蹭,手扶着自己已经变得很大的小弟弟,慢慢地插入姐姐的阴道。当龟头进去之
    后,我松开了扶着小弟弟的手,将手拿上来,一手握住姐姐的一个乳房,隔着上
    衣揉着姐姐的胸部,下身勐地一顶,阴茎完全插入了姐姐的阴道。
    我姐被我这突然的一下刺激得双手紧紧地抱住我,双腿也盘住了我的大腿,
    就这么死死地抓着我,然后拍了一下我的背,骂道:「臭弟弟,坏弟弟,你幹嘛
    啊,那么勐的一下,捅得我差点晕过去,那一下太刺激了。」
    我坏坏的一笑,说道:「我那还不是为了让姐姐你更舒服。」说完便又开始
    以非常慢的速度在姐姐的身体抽插着。
    因为抽插得很慢,所以姐姐抱紧的双手也慢慢地松了开来。我问她:「姐,
    要不要快一点」姐姐默默的点了点头,于是我加快了抽插的频率,手上仍旧沒
    有闲着,不断地在姐姐的胸部揉捏。因为我抽插的频率加快了,我姐感觉越来越
    舒服,手扶着我的腰,嘴里也哼出了声音。
    过了一会,姐姐央求道:「弟弟,再动快一点,好舒服……再快一点,真的
    好舒服。」我得令之后立刻加快了插入的速度,又快又狠的插入,然后慢慢地抽
    出来,接着再次又快又狠的插入,又慢慢地抽出来……如此反覆着这个动作。
    姐姐似乎已经受不了了,喘着粗气,大声的呻吟着:「嗯……嗯……受不了
    了……嗯……弟弟我要不行了……嗯……嗯……好舒服啊……」
    不一会,姐姐的身体开始不断地痉挛,唿吸也变成了急促的深唿吸。这时我
    控制不住自己,又一次射进了姐姐的体内,喷出的精液射到姐姐阴道内壁,直接
    把姐姐刺激到了最高点。姐姐长长的一声呻吟:「嗯~~」之后,姐姐的整个身
    体都瘫了下来,还在不断地喘着粗气,我也趴在姐姐身上喘着粗气。
    休息一会之后,我抱着姐姐走向卫生间,路过客厅的时候我擡头看了看钟,
    已经十一点了。我将我姐抱到卫生间后,脱掉了姐姐的上衣和胸罩,打开淋浴蓬
    头,两人一起洗掉身上的汗水、爱液,还有射出的精液,洗的过程中自然也免不
    了在姐姐的身上乱摸。
    我们洗干净之后,穿好衣服,因为我姐的内裤已经湿掉了,姐姐嫌穿着不舒
    服,我就要姐姐不要穿内裤了,直接穿上牛仔热裤。
    我们就这样出门了,先去姐姐家陪她换了内裤,然后手牵着手去买中饭了。